白小姐一句中特您现在的位置: 主页 > 白小姐一句中特 >

  • 张家辉注册了45项“渣渣辉”商标
  • 作者:管理员 发布日期:2019-09-07点击率:
  •   说起“渣渣辉”这句两年前偶然走红的网络流行词,最早是来自一款由张家辉代言的游戏广告,在广告中张家辉的第一句台词就是“大家好,我是张家辉”,而张家辉不太标准的这句自我介绍“我系渣渣辉”就随着该游戏的广告投放被越来越多地看到,不料竟得到了意想不到的持续传播效果,网友们每看一次视频就会被魔性洗脑一次,“渣渣辉”成了搞笑的流行梗。作为多次获奖的实力派演员,张家辉对自己这次的意外“走红”也始料未及,在接受鲁豫采访时他解释说自己的一口“港普”加上拍广告那天感冒特别累,所以意外就录成了广告里那句“渣渣辉”。不过那款游戏的口碑也相对两极,张家辉说网友也来跟他投诉他那个广告被过度传播,“我看见就烦了,所以现在我都终止跟这个广告合作了。”但对于网友没有恶意地叫他“渣渣辉”,他表示不介意,“如果大家觉得这样很亲切的话,我没所谓”。

      那现在为何一下子注册了这么多“渣渣辉”的商标呢?其实并非像网友玩笑说的张家辉“真乃商业奇才”,而是被侵权行为伤害之后的自我保护之举。“渣渣辉”作为热梗风靡网络,就有商家开始私自使用谋利。去年8月9日张家辉通过微博发布律师声明,对Windows10商店上线的一款名为《我是渣渣辉》的游戏侵犯张家辉的肖像权、姓名权、名誉权等事宜作出了表态,该游戏未经张家辉本人允许借用其形象进行宣传,开发商或运营方从未就该行为获得张家辉本人或公司的同意或授权。而张家辉一句不标准的广告语带火了当初那个游戏,游戏的所有方自然也不会放过“渣渣辉”这个商机,据悉从去年1月开始,该公司便开始疯狂注册“渣渣辉”和“渣渣灰”的商标名称,两者仅有一字之差。据统计从2018年1月至5月,“渣渣辉”被申请注册了40次,从2018年4月到2019年3月,“渣渣灰”被申请注册了55次,目前多数被驳回或“不予受理”。

      有律师表示,“渣渣辉”和“渣渣灰”是张家辉姓名的谐音而且是公众皆知的,未经本人许可而注册商标的行为容易对公众产生误导,造成不良影响,从而侵犯了张家辉姓名权的商品化权。所以此次张家辉本人低调申请了“渣渣辉”的45大类商标注册,其中又包含了大到核反应堆、空气净化,小到牙膏香皂果冻罐头等数个小类,涵盖了游戏器具、体育用品、交通用具、教育、服装、食品、美容服务等所有日常我们能想到的诸多行业。对于他这一波操作,网友笑喷的同时也纷纷为他的维权意识点赞:“维权意识好强”!

      回想一下,对于珍视自身形象的资深演员张家辉来说,谁会想到普通话不准,被弄出一个笑柄,还有人争相商业化。这就是当下网络环境下,所谓热搜产生的神奇商机。而对当事人来说,承受的心理压力,不止是网络暴力那么简单。当然,张家辉和侵权方抢这个有价值的网红品牌,可谓化娱乐精神为维权动力。

      不过说到赚钱,也别想太多。全品类共45项的商标注册费总金额约为13.5万元,但之前游戏公司也前后提交了90多件申请。谁会笑到最后呢,张家辉要经历三个月公示期,才能成功申请商标。就算商标注册申请成功,也并非一劳永逸。注册之后必须要使用,如果三年内没有使用,任何单位或个人都可以向商标局申请撤销该注册商标。面对这些撤销申请,还需要花成本来证明自己使用了这些商标。但不管怎么说,[2019-09-05]金钱龟金钱龟价格多少钱一只好养吗!张家辉的维权意识也给大家上了一课。 张楠

      看过鲁豫那个采访,其实张家辉对于网友叫他“渣渣辉”还挺开心的,毕竟给大家带去了那么多欢乐。但他介意的是商家将他挥着大刀欲砍的画面做成了“鬼畜”效果的广告小窗,他看到网友的“投诉”觉得烦,于是终止了合作。然而“渣渣辉”梗的走红带动了该游戏的流量,所以该游戏尽管被不少网友吐槽,却仍红到发紫,而该公司却进而要注册系列“渣渣辉”商标……后又有游戏直接用“我是渣渣辉”这样直接蹭热度挑战版权的名字!所以我想,张家辉并非真的有啥商业蓝图要去经营这个品牌,也并不是为了转手将商标卖个好价钱而去注册,纯粹是“图个清静”。就像阿里巴巴也申请了“阿里爸爸”“阿里妈妈”、小米还申请了“红米”“蓝米”一样,你先动的手,我只拒绝碰瓷!

      张家辉悄无声息把“渣渣辉”注册成商标,是一种自卫,与其被人抢注之后而滥用,不如干脆自己就直接持有算了,毕竟在记者前面采访他的时候,他说自己并不是真的喜欢这个称谓。

      说普通话是他以及不少香港演员的短板,但这绝对不是一个好的笑料。很多人小时候都被人取过绰号,很多绰号都带有调侃和戏谑成分,没有人喜欢被喊绰号,所以己所不欲、勿施于人的道理讲再多,很多人还是做不到,张家辉的无奈之举也说明了网络时代的界限感依然模糊。(张艳 张楠 孔小平)

      贾樟柯与李敬泽对谈“江湖”:江湖是国人相遇相认相别的地方导演贾樟柯为新书站台,这样的情景并不多见。近日他不仅为作家李敬泽捧场,还在微博上力荐后者的新书:“我用‘天视地听’四个字形容《会饮记》,这本书让我想起了文学史上的‘书信共和国’,五星推荐。” 在“江湖与柏拉图——李敬泽、贾樟柯对谈《会饮…【详细】

      明星片酬从单剧1.5亿元降到5000万元 天价片酬乱象得到初步遏制“采购的版权成本从最高超过1500万元一集的电视剧,现在回落到800万元以下,自制剧成本主要在演员片酬方面降低,现在顶级演员最高一部剧的限价是5000万元人民币,而以前曾经超过1.5亿元人民币。”近日,爱奇艺创始人、董事兼首席执行官龚宇表示…【详细】